翟天临:哪怕为片酬也该完成自己的工作

时间: 2017-07-03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分享到: 

微信截图_20170703112247.png  

       当我们形容一名演员造型“辣眼睛”但是演得好的时候,我们说“整容式演技”,用演技给角色“整容”,比如赵又廷版的夜华。

  “整容式演技”之后,又出现了新词———叫做“毁容式演技”。但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相反,它在某种意义上是比“整容式演技”更高的赞誉。

  “毁容式演技”是指演员明明是个帅哥,但是为了角色需要,自毁形象,演绎尖酸、刻薄、自私、吝啬、傲慢、甚至是“土肥圆”的人物,在塑造角色的过程中,不顾形象,只是尽力去贴近角色当时的状况,让粉丝想不起当初迷他的模样。

  在这个“脸即流量”的影视圈,无数年轻演员凭借一张脸走红,也十分珍爱自己的形象,结果美得面瘫、帅得空洞,演技被批得一塌糊涂,角色演来演去都是自己。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以下简称《军师联盟》)正在江苏卫视热播,剧中饰演杨修的翟天临在《白鹿原》中曾饰演白孝文,当时就被网友评价为“毁容式演技”———明明可以看脸,却让观众忘记他的脸。

  这一回,《军师联盟》冒出了一大票实打实的演技派,比如于和伟的曹操、吴秀波的司马懿、王劲松的荀彧、翟天临的杨修,还有郭嘉、崔琰、钟繇等等,每一位演员都铆着劲儿地给角色“加戏”。

  日前,江苏卫视在广州举行看片会,现场,饰演杨修的翟天临接受了媒体采访。

  演技

  这一回,演技集体“爆灯”

  一部《军师联盟》,80%以上的演员都演得好,50 %的演员演得很神,于和伟、吴秀波、王劲松、翟天临等人则是演技炸裂。

  这一回是真的炸裂,不是以往“小鲜肉”们的那种“炸裂”。

  在一帮演技封神的“老戏骨”里,翟天临最小,他是87年的。在《军师联盟》中,他饰演的杨修有摸眉毛、摸下巴、甩袖子等小动作,每一处小动作都有深意。

  南都:从《白鹿原》开始,网友们就调侃你是“毁容式演技”,明明很帅,非要把自己搞成各种鬼样子?明明可以靠脸,非要靠演技征服观众?为什么不在乎自己帅不帅?

  翟天临:谢谢大家的肯定,我快不好意思了。其实,已经有部分演员在拍摄对颜值有要求的剧了,满足观众对颜值的需求,但中国有14亿人、有不同年龄层的观众,他们有不同精神层面的需求,我希望自己能够满足其他口味的观众的需求。

  南都:你把自己定位为演技派吗?

  翟天临:没有,在我学表演的时候,老师们没有教过我演技派和偶像派这样的划分,只有塑造角色。偶像剧里面也能塑造角色,即便角色的外形不好看,甚至是“毁容”。演乞丐就要像乞丐,一定要跟着角色来。

  南都:《军师联盟》中,杨修第一次杀人之后忽然尖叫,为什么那样处理那场戏?

  翟天临:我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发出“驴叫”。我的理解是,杨修是一个文人、一个儒雅之士,乱世之中,他为了保护自己的父亲要手沾鲜血,变成他最不想变成的那种人。那种尖叫还不足以表达杨修对自己被改变的那种伤心,可以理解为是黑化的开始。

  南都:大家评价你在《军师联盟》中“眼神里都是傲气,说话间都是跋扈”,在饰演杨修时做了哪些准备?

  翟天临:我确实设计了很多小动作。历史上对杨修有一个专门的形容词叫“恃才放旷”。剧中每个人都要行礼,但是杨修是不一样的,他所有的动作都是大开大合,袖子要用力甩出去,再慢慢收回来。

  南都:在《军师联盟》里,于和伟饰演的曹操,吴秀波饰演的司马懿,王劲松饰演的荀彧和你饰演的杨修,都被盛赞演技爆棚,你怎么看这个评价?

  翟天临:我赶不上他们。他们三个人,每个人负责不同的部分,司马懿负责“狡黠”,曹操负责“霸气”,荀彧负责“智库”,我负责的是“尖叫”。

  替身

  “ 哪 怕 为 了 片酬,也该完成自己的工作”

  “替身”这个词在采访很多一线演员时是敏感词,但在翟天临这里不敏感。《军师联盟》全剧看不到抠图和替身。翟天临不太会骑马,但没有使用替身,结果意外摔伤。对于他来说,力所能及的事情,不用替身是天经地义的,“就算是为了片酬,也应该完成自己的工作”。

  南都:你在《军师联盟》中拍马戏摔伤?

  翟天临:是的。你看这两只手都不是一样粗,(现场肉眼可见,受伤的那只手臂明显较粗)。我的手韧带撕开了,医生说只有北京一家医院的一位医生能够做手术,而且成功的几率很小,现在推重的门,比如酒店的大门都会疼。这种软组织的伤,可能一辈子也好不了了。

  南都:你怎么看待使用替身的现象?

  翟天临:只要是力所能及的,都要自己做,因为收了钱,哪怕是为了片酬,也应该完成自己的工作,这是天经地义的。

  但是,力所不能及的,就要使用替身。像我这次摔马,万一是脸部着地就麻烦了,会耽误剧组的拍摄进度。

  霸屏

  “3个月后,我又回到榜单底部了”

  翟天临目前是北影博士研究生在读,他曾凭借《心术》“火过”,但在事业上升期的时候,他选择再次回到北影读研,后来在北影读博。每一次“红”的时候,他都努力将自己从荧屏上收回,安静做自己。

  20 17年,从《择天记》、《卧底归来》、《白鹿原》、《上古情歌》再到《军师联盟》,翟天临终于迎来了他的“霸屏年”。

  南都:《白鹿原》拍了9个月,《军师联盟》拍了13个月,这么长时间你是怎么沉下来的?

  翟天临:我确实彷徨过。当下的演员都是靠数据说话的,有各种各样的排行榜,但是,每一位演员都能靠数据衡量吗?

  你们都知道,几乎每个明星都在榜上有排名,但是我也相信,像于和伟老师,吴秀波老师他们在这个榜上不会非常靠前。

  不可否认,在这样的市场坚持追求很难,但是,还是要坚持。我对自己有一个要求,不管市场怎么变,我对作品文学价值的品鉴一定要高,即使自己眼高手低(演不好),也一定要高!

  南都:今年你有五部戏陆续播出,《择天记》中的周独夫,《卧底归来》中的秦越,《上古情歌》中的宣阳昱晨,《白鹿原》中的白孝文,《军师联盟》中的杨修,什么感觉?

  翟天临:这感觉真的很爽。感觉自己好火啊,打开每一个台都是我。这是一个假象,哈哈哈,三个月以后,我又回到榜单的底部了。

  偶像

  腮红打好脸涂白,马上去演偶像剧

  对角色、对剧本,翟天临有自己的审美与追求。这些年,他饰演了许多不同的人,《心术》中的郑艾平,《白鹿原》中的白孝文,《军师联盟》中的杨修。有人戏言,白孝文挨了一顿鞭子,《白鹿原》的收视率就冲上去了。

  南都:你现在处于上升期,如果有一天,你大红大紫了,有没有想过去演偶像剧的男主呢?

  翟天临:哈哈,从我出道开始,大家就说我处于上升期,也一直在上升期。哈哈哈哈。其实也没有问题,我马上就去演一个偶像剧,把腮红打好点,把脸涂白一点。没问题,我马上就去演。

那些《军师联盟》的拍摄细节:

  《军师联盟》剧本创作用时四年半,拍摄长达333天,被誉为“横店最拖沓电视剧”。别的剧组一天拍5页剧本,他们一天拍0.5页剧本。

  拍戏前,剧组会有例行的“围炉谈话”,一众演技派们个个铆足了劲儿给自己“加戏”,在背熟了台词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对演绎方式有数十种理解,“围炉谈话”的时候,导演要从100种演绎方式中,讨论出最贴切的一种。

  有一回,大家从早上8点一直谈到下午两点。

  拍“空城计”的前一天,所有参与拍摄的演员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探讨剧本和演绎方式。

  翟天临爆料,拍了333天,有40%的时间都用在“围炉谈话”上了。

  杨修死后,翟天临就“杀青”了,当他拍到第三部戏,回去探班《军师联盟》的时候,发现他们还没拍完。


标签:  翟天临,军师联盟
分享到: 
你的评论

发表内容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