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忍者神龟2》九大主创

时间: 2016-08-18 来源: 时光网 分享到: 

《忍者神龟2》火热上映,时光网专访梅根·福克斯、斯蒂芬·阿梅尔等九大主创,畅谈幕后趣事。

        《忍者神龟2:破影而出》7月2日中国公映,莱昂纳多、拉斐尔、米开朗琪罗、多纳泰罗回归大银幕,不同于前作18分钟后才登场,在这集中,他们将全程与女记者爱普尔·奥尼尔、冒牌英雄“猎鹰”弗恩·芬威克,以及一位全新角色——“绿箭侠”斯蒂芬·阿梅尔饰演的曲棍球蒙面侠凯西·琼斯一起,对付更强大的反派。值得一提的是,本集中经典角色猪面人和犀牛头登场,而更加邪恶的BOSS朗格也始露真容。

        制作人布拉德·福勒坦言,对于《忍者神龟》真人电影的成功“完全出乎意料”,而观众的喜爱也促使他们考虑更多角色甚至反派的回归,不过因为这部续作已经忙得底儿朝天,尚未考虑续集事宜。梅根女神在这集里继续跟忍者神龟并肩作战,她坦言小时候自己最像“浪子”米开朗琪罗,现在则是斯普林特老师。在梅根眼里,斯蒂芬·阿梅尔像控制欲强的莱昂纳多,斯蒂芬承认凯西的性格很接近现实生活中的自己,据说一开始这名正义警察没什么存在感,在迈克尔·贝的主导下为角色加了不少戏份,才成功拯救了其酱油境遇。

        有趣的是,梅根女神在时光网记者的镜头前吐槽起了“纽约”,尽显率真性格;而“猪面人”和“犀牛头”则现场演起双簧;猪面人的扮演者加里·安东尼·威廉姆斯大赞电影的CG细节,尤其是“Bebop走路时晃动的肚子”非常逼真,不过他自诩腹部可是全洛杉矶最紧致的,影片纯属虚构;“苍蝇博士”泰勒·派瑞则深沉地谈起角色内核:“和大部分疯狂科学家一样,他只是被误解了……当他得不到认可时,就变成了一个恶人。谁不是因为有苦衷而发疯的呢?”华人女星吴靖萱记者镜头前表现得有些遗憾,为了打进好莱坞,她练过武术,但本片中她并没有动作戏……时光网横跨中美两地专访《忍者神龟2》九大主创,请戳下文。
 
制作人布拉德·福勒&安德鲁·福姆
还没时间考虑续集,朗格可能召集更多反派




Mtime:新作上映在即,回想第一部《忍者神龟》,对它获得的成功是否感到惊讶?

布拉德·福勒:对于观众的反应我们非常乐观,尤其是在国内。我们是看着《忍者神龟》长大的,但对其他不了解神龟的国家,他们可能不容易接受,因为这个设定很疯狂。所以影片在全球市场的表现我们无比惊喜,完全出乎意料,对吧?

安德鲁·福姆:没错,拍电影时你总是充满希望,但对这部影片我们心里真得没底。

《忍者神龟:变种时代》海报

Mtime:你觉得他们这么有吸引力的原因是什么?仅仅名字就够奇特?

安德鲁·福姆:这也是伊斯特曼和莱尔德在八十年代创作他们的原因所在,知道《忍者神龟》的观众比我们想象得多得多,我们知道这是一个热门玩具系列,我们熟悉它的动画,很多东西在海外都很有名,但在我们去到的大部分国家,他们其实并不知道这些角色,因为已经消失三十多年了,有些地方需要你重新介绍这个新的IP。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起跳点。另外影片的技术也很吸引人,我们看过漫画版、动画版,但从来没见过CG版的忍者神龟蹦蹦跳跳,做着只有在动画里才能做的事情。

布拉德·福勒:从根本上讲,人们喜欢看家庭成员是如何交流的,这是一个有趣的大家庭,里面有你我都熟悉的东西,所以大家都喜欢。

Mtime:《忍者神龟》出过漫画、动画以及真人电影,各个版本都充满幽默元素,但在基调上略有不同……

安德鲁·福姆:
特别是漫画,要黑暗很多。

大反派朗格

Mtime:本集中出现了很多反派,你们是怎样决定在片中加入哪些角色的?

安德鲁·福姆:首先讨论的是影片基调,比选角还早,因为第一部中的正邪之争有点太过火了,我们很想把它打造成一部乐趣十足的《忍者神龟》,尽量接近动画版,又搞笑又好玩,所以这是我们讨论的第一个问题,然后以此为基础选择角色。

Mtime:你觉得是什么成就了《忍者神龟》的经久不衰?


布拉德·福勒:最主要是兄弟情义,另一方面,每个人都有喜欢的忍者神龟角色,你去问十个人,给出的答案肯定不一样,他们能在这些忍者神龟身上找到喜欢的东西,要么是追求的东西,要么是喜欢看角色如何互动。

第一集中的史莱德

Mtime:第三部目前有计划吗?第一部中的反派埃里克?萨克斯是否会回归?

布拉德·福勒:
有意思,你是今天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朗格的目的很明确,他把斯莱德冰冻了,他手上有很多反派呢。但说实话,我们是在一天前才刚把影片完成,真得忙惨了,只想赶在截止日期前完工,除此之外没有想太远,我们累得都走不动了。

安德鲁·福姆:
影片才刚开始试映,特效部分才刚完成,这一部的场面比第一部要大得多。在上一部中,《忍者神龟》直到18分钟后才登场,这次他们一开场就露脸了,另外我们还多加了三个CG角色,所以这部电影里有八个CG角色,第一部只有五个。



“女记者”梅根·福克斯
小时候我是米开朗琪罗,现在像斯普林特




Mtime:相较第一部,你的角色在这集里有什么变化?

梅根·福克斯:在第一部中,爱普尔非常在意如何证明自己的业务能力,确立自己的地位,在第六频道升职,但在第二部中这些东西都没有,她仍在为第六频道工作,做一些更加严肃的报道,但她更加在意如何充当忍者神龟和这个世界的桥梁,成为他们的知己。

梅根饰演的女记者在本集中继续与神龟并肩作战

Mtime:你在片场最开心的是哪一天?

梅根·福克斯:拍摄这部影片我一直都很开心,我很喜欢夜间拍摄,听上去很疯狂,因为晚上拍摄通常是最最难受的时候,但我们都在一起,和这些捣蛋鬼一起共度难关,和他们团结在一起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在纽约“屎”的街道上到处跑……哦,我们重来吧,不能说纽约“屎”,人们会反感的,特别是我是从洛杉矶来的,哈哈,在纽约市到处跑,全城的人都在睡觉,这可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大概只有三个小时,这会让你感觉整座城市都是你的,给你一种奇怪的兴奋感,仿佛街道都是你的地盘。

Mtime:四只忍者神龟性格非常鲜明,你觉得青春期的你和哪只最像?

梅根·福克斯:
人在青春期是会变的,小的时候我肯定是米开朗琪罗,青春期时我变成了拉斐尔,二十岁初我还是拉斐尔,现在我有点像斯普林特老师,这就是我的变化。

Mtime:我不记得是神龟们还是谁,曾对Vernon说‘做这个城市需要的英雄’,你是否曾因他人对你的高期待而去挑战自我?

梅根·福克斯:没有,我觉得人们更倾向于低估我,而不是高估我的能力。

Mtime:《忍者神龟》系列有许多狂热粉丝,从第一部至今,你遇到最特别的粉丝是哪次?

梅根·福克斯:我好像没什么很特别的粉丝经历,我一直很惊讶他们都是如此友善、开放、有趣,不过我确实见过一个有忍者神龟纹身的粉丝,那个纹身超大,在背上,我不知道他干吗要这么做。

梅根认为《变形金刚》里的米卡拉和《忍者神龟》的爱普尔都是核弹级武器,她们联手可以掌控世界

Mtime:这次和导演戴夫·格林合作感觉如何?

梅根·福克斯:他是个很有创意的小精灵,我肯定他很高兴我叫他小精灵,他有创意,善于思考,说话轻声细语的,作为这种大制作的导演,他的性格实在很特别。通常这类导演会完全相反,因为要完成这种电影,他们通常会很自我,能有这样一个和善、开放的导演,给人感觉耳目一新。

Mtime:此前你出演过另一部大制作《变形金刚》,你觉得片的米卡拉会和爱普尔成为好朋友吗?

梅根·福克斯:她们肯定会成为好朋友。因为厌倦男人掌控世界,她们会组队接管世界,她们比人们想象得要聪明的多,都是核弹级武器,可是却没人意识到,她们联手就可以掌控世界。“正义警察”斯蒂芬·阿梅尔
迈克尔·贝加戏后,男主角才有了存在感






Mtime:每个神龟都有鲜明性格,你最像哪只?

斯蒂芬·阿梅尔:梅根说我很像莱昂纳多,因为他控制欲很强。

斯蒂芬·阿梅尔与梅根·福克斯组新CP

Mtime:你是这种性格?

斯蒂芬·阿梅尔:
一点没错。这是她对我的印象。

Mtime:那你觉得是这样吗?

斯蒂芬·阿梅尔:
在这部电影里不是这样,我是新角色,是个菜鸟,另一个菜鸟是劳拉?琳妮,我也不可能去指挥她该怎么做。相较我之前饰演过的绿箭侠等,凯西的性格和我是最接近的,但我对生活更有热情,感情更加丰富,我的脾气和凯西不一样,除此之外,我们非常像。

Mtime:《忍者神龟》中的动作戏和《绿箭侠》有什么区别吗?

斯蒂芬·阿梅尔:
当然有了,凯西的打斗风格不一样,要做很多翻腾的动作,相比《绿箭侠》拍起来要更痛苦,但我们有更多时间,可以做更充分的准备,不过重拍的次数也增加了,这就让工作更难了。

Mtime:为了参演本片你是否需要做特殊训练?还是可以直接去演?

斯蒂芬·阿梅尔:不需要任何特殊训练,只需要练习凯西的打戏,凯西在片中有三场打戏,只要他们让我演的我都尽量亲自去演,我不仅要练习打戏,还要学会他的打斗风格,凯西没有受过正规训练,是乱打的,如果他像个忍者那样一招一式,就太奇怪了,我必须要在排练好打戏的同时,把他的打斗风格也体现出来。  

“绿箭侠”最难忘第一次见到神龟的那场戏

Mtime:拍这种大制作的电影和拍摄电视有什么不一样?

斯蒂芬·阿梅尔:很奇怪,我原以为拍摄这样一部大片,投入人力财力这么大,片场也许会有很多意见争执,事实上片场确实有争执,但大家都在为彼此争取时间,大家都很有合作精神,气氛轻松,如果拍出来效果不好,我们就会回到起点,讨论它不好的原因,然后用不同的方法重拍,很多事情完全出乎意料。我们原本是按照剧本读对白,然后片场的编剧会突然说:“嘿,试试这个。”我们就照着去做,结果这些内容都被剪到了电影里。

Mtime:你最难忘的是哪一场戏?


斯蒂芬·阿梅尔:应该是凯西第一次见到忍者神龟那场,也是第一见到爱普尔的时候,他吓得不轻,以为那些乌龟是外星人,要吃了他。这是我拍的第一场戏,是表现出凯西反应的关键时刻,如果能把第一场戏演好,就能减掉很大的压力。


《忍者神龟2》片场照

Mtime:你是和穿着动作捕捉服的演员一起拍摄的?

斯蒂芬·阿梅尔:是的,其实没那么困难,穿着动作捕捉服的演员非常入戏,唯一比较麻烦的是,当你在看着他们的眼睛时,其实是在看演员的头顶,所以你要往上看,一旦习惯了,就很简单。并且我没有把他们想象成忍者神龟,我只是在和皮特、杰瑞米、诺尔和艾伦演戏,他们分别饰演莱昂纳多、多纳泰罗、米开朗琪罗和拉斐尔,他们给各自的角色注入了魅力与性格,当我看见成片时,看到的就是他们几个演员。


片中的“正义警察”

Mtime:
你曾提到迈克尔?贝为本片补拍了一些内容,能说说哪部分是他拍的吗?


斯蒂芬·阿梅尔:凯西第一次在卡车里露面时的一些镜头是他加进去的,他想强调那场戏,因为影片剪辑到一起后,凯西好像没什么存在感,所以想加入一些东西,让凯西看上去在做一个义警该做的事情。他要求很高,也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做事节奏很快,只要你能明白,愿意听他说戏,那就可以了。

Mtime:
《绿箭侠》在中国很火,观众很喜欢绿箭侠和闪电侠同台出现的那一集。你是怎么看这两个超级英雄的关系的?


斯蒂芬·阿梅尔:奥利弗没有巴里那么自由,年纪也比他大,能看到他们互动非常有意思,巴里的想法是这样的,奥利弗的想法是那样的,所以在一起做事时,一开始他们总是意见不合,但渐渐地总能走到一块。

Mtime:《绿箭侠》会出电影版吗?


斯蒂芬·阿梅尔:我也不知道,总是有机会的吧,但目前我们只是专心做剧集。
“牛头猪面”史蒂芬·法雷利&加里·安东尼·威廉姆斯
两人相约观看犀牛和猪的视频,吓到围观群众



Mime:参演本片之前,你们是否了解《忍者神龟》系列?


史蒂芬·法雷利:非常熟悉,我们都是看着《忍者神龟》长大的,看到第一部真人电影时特别喜欢,但我很奇怪为什么没有猪面人Bebop和犀牛头Rocksteady,现在我很高兴这两个经典角色终于登上大银幕,而赋予它们生命的居然是我们。

加里·安东尼·威廉姆斯:
我一直在看动画,影片开拍之后我才开始看漫画。


犀牛头和猪面人

Mime:为了扮演这两个角色,你们是否有对犀牛头和猪面人进行研究?

史蒂芬·法雷利:我们在一起看了很多犀牛和猪的视频,每次在咖啡店喝咖啡的时候都会被人侧目而视,我们边看视频边发出动物的咕哝声,让旁边的人觉得很奇怪。

加里·安东尼·威廉姆斯:其实我小时候养过猪……

史蒂芬·法雷利:我小时候养过犀牛……

加里·安东尼·威廉姆斯:
这事儿还真没听你提起过,你在爱尔兰有小型犀牛养殖场吗?

史蒂芬·法雷利:有啊,在爱尔兰的海岸地区。


犀牛头

加里·安东尼·威廉姆斯:
大部分犀牛不都是那里产的吗?

史蒂芬·法雷利:很多人都不知道,人们都觉得爱尔兰到处都是小妖精,实际上我们国家栖息着大量的犀牛。

加里·安东尼·威廉姆斯:听说小妖精的数量越来越少,就是因为犀牛的数量在翻倍?

史蒂芬·法雷利:
一点儿没错,实际上小妖精现在已经是濒危物种了,我们在设法保护它们。

加里·安东尼·威廉姆斯:
我觉得中国观众都应该听懵了吧!哈哈哈!

Mime:所以言归正传,你们看视频,会模仿牛和猪的声音还是动作?

加里·安东尼·威廉姆斯:肯定是模仿动作,特别是犀牛,会很奇怪地侧着走,所以主要是学它们如何移动,但也会参考动画和漫画,看看可以借鉴哪些东西。


猪面人

Mime:
在片中变成了野兽,CG角色动作戏中有多少是你们自己的表演?


史蒂芬·法雷利:
我们穿着动作捕捉服,更加高难度的特技动作会有替身来完成,特技人员也会模仿我们的动作,变异后,就加入了很多CG元素,然后我们做很多配音。

加里·安东尼·威廉姆斯:确实不好说,变异的那场戏都是我们演的,但后面的一些戏绝对是替身演员,但角色的细节是CG人员加进去的,特别是Bebop走路时晃动的肚子,因为我的腹部是全洛杉矶最紧致的,你要是想给我肚子上来一拳试试,我随时欢迎,但在CG加工后,你可以看到非常逼真的肚子晃动,非常棒的细节。“苍蝇博士”泰勒·派瑞
和大部分疯狂科学家一样,苍蝇博士只是被误解了



Mime:出演这个角色,你花了多少功夫练好经典疯狂科学家式的大笑?

泰勒·派瑞:
就是在片场突然练好的,制片人和导演说:“就这样笑,非常好。”所以这么演就是了……


泰勒·派瑞认为苍蝇博士和大部分疯狂科学家一样,他只是被误解了,得不到认可,就变成了一个坏人

Mime:
你觉得苍蝇博士变成反派背后的动机是什么?


泰勒·派瑞:和大部分疯狂科学家一样,他只是被误解了,他为其他人,为史莱德和他的项目付出了太多,他只希望自己的付出得到肯定,当他得不到认可时,就变成了一个恶人。谁不是因为有苦衷而发疯的呢?

Mime:出演这个角色你是否会从其他人身上吸取灵感,还是跟着感觉来?

泰勒·派瑞:跟着感觉来,当我穿上皮带和吊带,这个角色就从我身体里出来了。

Mime:你觉得《忍者神龟》经久不衰的原因是什么?


泰勒·派瑞:
因为观众喜欢他们,看到四兄弟就特别开心,他们知道这都是虚构的,但就是很开心。我从小就很了解《忍者神龟》,能参演这部电影,感觉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苍蝇博士”在《忍者神龟》片场学到了很多

Mime:
你自己也是位导演,也在你导演的“黑疯婆子”系列中担任主角,纯粹以演员身份参演这类电影对你来说是否有帮助?


泰勒·派瑞:帮助很大,我就像个学生,坐在片场边看边学,观察其他导演如何工作,学会我以前不会做的事情,所以能参演这些电影我总是很高兴。当然,任何导演都可以从其他导演身上获得启发,所以我在选择合作导演上也很谨慎,因为我想确保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东西。

Mime:这也是你参演《消失的爱人》的原因吧?

泰勒·派瑞:没错,大卫·芬奇是一位大师,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镜头,他之所以成为如此成功的导演,是因为他有眼光,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Mime:作为演员,你是否需要了解CG场景的细节?参演本片是否改变了你的看法?

泰勒·派瑞:我的看法并没有改变,但它确实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对这种影片的制作有了更多的敬佩,能有机会参演这类电影是我的梦想。


是否在续作中出现暂未可知

Mime:
下一步计划是什么?我知道你在参演《Brain on fire》


泰勒·派瑞:没错,《Brain on fire》就要出来了,“黑疯婆子”系列的《Madea:Halloween》10月21就要开演,我对此也非常兴奋。

Mime:苍蝇博士会在续作中继续出现吗?

泰勒·派瑞:谁知道呢?拭目以待吧,创作人员会搞定的。
“猎鹰” 威尔·阿奈特
《忍者神龟》有许多普适性的主题,归根结底是兄弟情



Mime:你觉得第一部《忍者神龟》在全球大获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威尔·阿奈特:《忍者神龟》有许多普适性的主题,不会过时,能够超越一切社会经济的界限,他们情同兄弟,使每一个家庭,每个人都能感同身受,不管你是谁,都能在四只乌龟当中,找到和你最相像的一只,他们有着鲜明独特的性格,莱昂纳多有领导力,拉斐尔是个爆脾气,爱动手,多纳泰罗是个万事通,米开朗琪罗是个浪子,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但归根结底是他们的兄弟情,这种情谊对于每一代观众都很有吸引力。

Mime:片中某个角色曾对Vernon说“要做这个城市需要的英雄”,你是否曾因他人的高期待而去挑战自我?

威尔·阿奈特:
我从没做过什么厉害的事情,只有偶尔被逼做到马马虎虎的程度,挑战自我肯定有,我的人生得到过不少人的支持,有过许多优秀的老师,他们激励我追求梦想,告诉我要相信自己,很有幸在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人。

Mime:作为演员,你是否需要了解CG场景的细节?参演本片是否改变了你的看法?

威尔·阿奈特:我觉得理解整个场景很重要,我希望知道要达到怎样的效果,整个场景是什么样子,比如在一个场景中有个传送门被打开,吹起了大风,我需要知道这会对我有什么影响,才能做出相应的表演,不至于太突兀。你要和其他演员保持一致,而且我们是和忍者神龟们一起演出,他们四个演员都穿着动作捕捉服,你要了解彼此在做什么。
“警探”吴靖萱
“打女”遗憾在《忍者神龟》里没有动作戏


Mime:
能否谈谈你在片中饰演的警探?


吴靖萱:对,造型上就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察,一直站在劳拉?琳妮边儿上,她是我的老大,故事大意就是讲纽约市警察局帮助忍者神龟拯救世界。

Mime:对你来说最激动的是哪一场戏?

吴靖萱:最激动的一场戏是我们在自由女神岛拍摄,因为封了整个岛,拍了整晚,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机会的,整个摄制组都说我很幸运,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上岛。

Mime:你学过武术,这是否是你走上演员之路的原因?


吴靖萱:也可以这么说,因为我从中学起就喜欢看动作片,像《007》《谍影重重》《碟中谍》,而且我也是安吉丽娜?朱莉的大粉丝,自从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电影,就一直想成为她那样的人,她是我的动力,而且对中国演员来说,要想打进好莱坞,我觉得我有必要学习武术。

Mime:你会不会不太满意自己在片中的动作戏不够多?


吴靖萱:很可惜,我在本片中并没有动作戏,希望以后能接演一些能打的角色。现在我也在洽谈几部电影,都是跟动作题材相关的。

Mime:为什么决定来到美国发展呢?

吴靖萱:首先我很感激美国经纪人的挖掘,当然除了幸运之外,我必须非常努力,因为好莱坞人才济济,一开始压力很大,但也让我有了抱负。另外,中国票房增长非常快,好莱坞也非常重视,其中一些好莱坞公司对合拍片很感兴趣,这对中国演员来说是非常好的契机。

Mime:除了语言之外,来到美国生活还面临哪些挑战?


吴靖萱:一开始我感受到了非常多的文化差异,比如在中国餐厅,菜单页数非常多,选择很丰富,但在这里,只有一页,而且生词特别多,有时如果去的是融合餐厅,菜单上还有各种语言,我只能问服务员,当天的特色菜是什么,就点那个。但我要面对的最大困难,是如何与美国人交流,价值观、处事原则、习惯都大相径庭,我刚到美国时,完全没办法入戏,因为他们的表演形式和我们的完全不一样,我们像活在两个世界里,经过这两年的磨合,才慢慢进入到他们的轨道。




标签:  忍者神龟2 梅根·福克斯 斯蒂芬·阿梅尔 泰勒·派瑞 吴靖萱
分享到: 
你的评论

发表内容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