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摄像专家”岩井俊二

时间: 2016-08-18 来源: 时光网 分享到: 

就像岩井俊二在乐队中将自己定位为“画面负责人”一样,他始终热爱着影像表达,并热衷以任何跨界的方式去完成这种表达。

岩井俊二和他的乐队演出海报

   2004年《花与爱丽丝》上映之后,岩井俊二的出片速度明显变慢了。那之后的12年间他只执导了《吸血鬼》《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三部作品。而在2011年《吸血鬼》上映之前,他有七年的真空期。按照导演自己的说法是,他在"孵蛋"。而现实中他一刻也没闲着,一方面岩井俊二在进行新的尝试和跨界,另一方面他也是在提携新人和帮助朋友。


  这期间,岩井俊二先后为《彩虹女神》《前路漫漫》《绷带》《谜之转校生》等同行老友的作品操刀编剧并制片。还为自己的偶像市川昆导演制作了纪录片《市川昆物语》,并拍摄了有关3.11地震的纪录短片。同时还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自己热爱的音乐事业上,他甚至组建了自己的乐队Hec&Pascal,近期正在中国内地巡演。 


  而在此之前,岩井俊二刚刚携他的导演新作《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出席了纽约亚洲电影节,并在电影节期间接受了时光网的独家专访。在采访中,岩井这样形容他的乐队表演,“观众可能会有看了一部没有图像的电影的感觉。” 就像他在乐队中将自己定位为“画面负责人”一样,岩井始终热爱着影像表达,并热衷以任何跨界的方式去完成这种表达。



专访导演岩井俊二:谈《情书》和他的成年人故事

  事实上“跨界”这个词贯穿了岩井俊二的职业生涯。上世纪八十年代,岩井俊二开始投身电视领域,制作音乐录影带和电视广告。在小有成绩之后,他转而开始拍摄电视作品,《鬼汤》《烟花》都是这时期的作品,进一步奠定了岩井俊二的影像风格。渐渐地人脉的积累和技术的精进终于让岩井得以摆脱电视的束缚,从独立筹措经费拍摄胶片短篇电影《爱的捆绑》到执导长片处女作《情书》,他正式开始了自己的电影生涯。而岩井俊二随后在电影界的异军突起也代表了日本九十年代电影复苏的一个分支。


  岩井俊二坦承市川昆是自己在电影上的老师。其早期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到大量对市川昆快速剪辑的模仿,以及行为荒诞的美丽女子。但随着创作的不断积累,岩井也逐渐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影像风格,比如逆光的运用,就为岩井的电影留下了太多经典时刻。而对于"残酷青春"的“唯美刻画”,更可谓自成一派。



专访导演岩井俊二:谈想拍武士题材的动画电影

  与前作大多关注青春不同,岩井的新作《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讲述了成人世界发生的故事。对于这一改变,岩井表示自己一直有创作成年人的故事,只不过制片人选中的都是那些青春故事。也许《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会是一个新的开始,这之后我们将看到他脑海中更多成年人世界的故事。


  而在《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中首次尝试执导动画长片的岩井俊二表示还会继续拍摄动画电影。与武士相关的历史故事是他最想用动画来表现的,“我们可以展现日式和服的精美材质与设计,我觉得我们还没有哪一部动画或者3D动画,真正展现出了和服的动态美感,所以我很想尝试一下。”


  如今,岩井俊二早以不是"电影人"一词所能概括的了。这位"影像作家"正在通过不断的跨界和创新把自己的美学扩展到更宽的边界。

MTV、广告导演起家

跨界影视 探索个人风格



市川昆1976年拍摄的《犬神家族》给当时13岁的岩井俊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生于1963年的岩井俊二从小就是个漫画迷和电影迷,他的迷影时期正值日本大制片厂体制的萧条时期,许多老牌导演如铃木清顺、木下惠介、黑泽明等,没有了工作或者很长时间才能出一部电影。只有少数如山田洋次和市川昆等导演还保持的持续的创作。其中市川昆1976年所拍摄的《犬神家族》给当时13岁的岩井俊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拍电影是学习电影最好的方式,在横滨国立大学学习美术期间岩井俊二就开始了自主的影像创作。有时他会只拍摄两个人的扭打,就是为了研究动作片段落里的节奏感。他会在学校里面放映自己的作品,大部分的时候那些不明就里的学生观众会很快离开,但有的时候他们也会被岩井的作品所感动。多年以后,岩井俊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比起让几百人来看电影,带给每一个个体的感动才是拍电影的原点。"他是真心爱着电影的。


  1987年,在岩井俊二毕业的档口,正是日本电影最为困难的时期。传统的制片厂体制已然崩溃,九十年代独立制作的风潮尚在发轫。那时候甚至连粉红映画都快没人看了。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尚未成熟的岩井俊二投身于电视领域制作音乐录影带和电视广告。


  1990年,他为"东京少年"组合制作的新曲宣传MTV《太阳照耀的山坡上》被观众评为当年最佳MTV作品。1991年他设立了个人事务所EYE'S,这时他得到了机会以拍摄电视系列短片的方式开启自己的剧情片创作。


  回首岩井俊二早期的创作,可以发现他是一步一个脚印非常扎实地走过来的。1991年开始他为关西TV拍摄了《不知名的孩子》《来杀人的男子》等五部电视系列短片,1994年又为富士电视台著名的"世界奇妙物语"系列拍摄了《错乱的爱》这样突出的作品。在此期间,他还拍摄了《鬼汤》《烟花》《无名地带》这样50分钟长度的电视单本剧。



《鬼汤》《烟花》《无名地带》这种50分钟长度的电视单本剧已经显现出岩井俊二独有的影像风格

  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岩井俊二的风格探索期。按他的话说,由于可怜的预算,他开始学习并担任自己作品的剪辑。同时因为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他有时必须要自己去摄影和打灯。这为他后来"手工作坊"式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人脉的积累和技术的精进终于让岩井得以摆脱电视的束缚,从独立筹措经费拍摄胶片短篇电影《爱的捆绑》开始,他正式开始自己的电影生涯。岩井俊二在电影界的异军突起代表了日本九十年代电影复苏的一个分支。也正是在岩井俊二的长片处女作《情书》上映的1995年,还出现了另一位重要的由电视领域转向电影创作的导演,那就是是枝裕和,当年他的长片处女作《幻之光》上映了。


师承市川昆 

摸索创新 风格成型



《市川昆物语》海报

  在2006年岩井俊二制作的纪录片《市川昆物语》中,他坦承市川昆就是自己在电影上的老师。在片中他回忆起自己初次看到《犬神家族》时的心情--那样的剪辑,从未见过,就像是在银幕上跳舞一样,他被震惊了。"那样的剪辑"其实就是快速多机位加上声画错位的剪辑方式。随后在更多的市川昆电影中,他看到了无论做出什么样行为的女性角色,在画面中始终是美丽的。而如此对形式感和创新手法的追求也始终贯穿在了岩井的作品之中。


  于是在岩井早期的作品如《蟹缶》《烟花》中我们看到他几乎是照搬了市川昆的快速剪辑方法,在《夏至物语》和《玛利亚》中我们看到了虽然行为荒诞,但是却非常美丽的女子。


  不过就像岩井自己所说的,过去好的东西,现在不一定通用了,他自己也要不断创新。所以在他后来所拍摄的成熟作品中,虽然他的剪辑依然细碎,但有炫技之嫌的声画错位被摒弃了。当然岩井俊二的创新远远不止这些。


【故事】残酷与唯美并行 不谈道德教化


  唯美并残酷是岩井俊二作品最为显著的标签,这依然是对市川昆电影美学的继承和发扬。这样两个貌似矛盾的词语并置,恰恰赋予了电影最大的戏剧张力。美丽的风光竟潜藏着罪恶,漂亮的人们竟如此的不堪。不过在共同的美学后面,岩井俊二有着自己的故事内核。他经常是把自己的人物放在极端的条件之下,看着他们努力、挣扎、奔跑。


  在《爱的捆绑》中患上"强迫性紧缚症候群"的妻子不断捆绑着一切她所看到的事物,这其实就是一种极致之爱的表现,处于"正常"的丈夫在数次努力挽救妻子失败后,也融入到妻子的精神世界之中。



《燕尾蝶》剧照:伊藤步饰演的凤蝶

  《燕尾蝶》中的凤蝶、固力果、飞鸿也是极力的想去摆脱命运的掌控,实现自己的理想。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里青翠的田野中听歌的场面想必是其标志性的画面,而岩井俊二真正想表达的是那些常常被拍成都市型犯罪的少年犯罪,实际上在乡下不过是一件鸡毛蒜皮的事罢了,所以正因为是田园,所以并不是只有牧歌式的人物才住在里面。莲见经历和目睹着各种犯罪事件,他挣扎着,最后以亲手杀死星野而告终。


  《梦旅人》中可可,卷毛,小悟为了逃离精神病院而出走,他们骑墙而行。墙的一边是精神病院的世界,另一边是荒凉的正常社会。那他们两边都不想去,就这样走到世界末日的来临。影片的最后,血色的残阳下黑羽漫天可以说是对岩井俊二唯美并残酷的美学最佳的体现。


  当然岩井俊二并非在"病态路线"上一条路走到黑。他还拍摄了《四月物语》《情书》《花与爱丽丝》这样走"唯美路线"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岩井剔除了残忍病态的表象,但主人公内心的情爱挣扎和寻求解脱之路是不变的。



《四月物语》剧照:松隆子饰演的榆野卯月

  在近些年的作品之中岩井依然坚持着他的风格。《吸血鬼》以一个吸血鬼的视角去审视那些畸零边缘人的世界,变态之中透露出自赏的倾向。而在他最新作《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中空虚的真白在遇上被抛弃的七海后,用金钱堆积出了自己生命的意义,最后生无可恋地手握毒螺自杀,死亡对于她来说是一种成全。


  岩井俊二影片的主人公即使是犯罪也没有受到法律意义上的惩罚。其实在青春易逝的感叹之中,他要谈的并非道德和教化,他只是单纯的欣赏着那些在银幕上跃动着的年轻的生命,这即是唯美,也是所谓"残酷青春"的内核。

【画面】逆光与手持拍摄 完美搭档筱田升



岩井俊二(右)与完美搭档筱田升

  在2011年岩井俊二接受杨澜的采访时,他说到在自己生命中,那些可能被忽视和短暂相遇的人,如果当时没有忽视并且继续相处下去会怎么样呢?这是他构思剧本的方式,换句话说,青春总是发生在回忆中。而回忆总是朦胧的甚至是错乱的。这是岩井俊二发展剧本的方法,也是拍摄的手法。


  我们可以列举一下岩井俊二的那些最经典的画面,在图书馆白色窗帘下看书的藤井树、在肮脏的鸦片街医院里纹身的凤蝶、在教室里腼腆地介绍自己的榆树卯月,一个人默默地在教室里弹钢琴的久野,夕阳下相互依偎的可可和卷毛,在田园中听着莉莉周的莲见等等。这些画面共同的特点都是在逆光之中取景和拍摄。另外岩井早期作品的实验中保留下来的手持拍摄的方法,也在其后的电影作品中被富于实验和创新精神的摄影师筱田升发扬光大。



《情书》经典一幕:图书馆窗边看书的藤井树

  因为逆光的取景,景物会蒙上一层光晕,而人物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往往因为曝光不足而显得模糊不清,这既是朦胧之感的视觉来源也是唯美感觉的技术呈现。至于大量使用手持、肩扛的拍摄方法,除去岩井早期的电视作品中因为预算原因大量使用手持镜头快速拍摄以外,就像上文所说的,他的故事总围绕回忆展开,而那些晃动的镜头正是活力和混乱的青春体现。


  现在我们可以想见当市川昆指出岩井俊二的电影几乎都在用逆光的时候,他那心头一震的心情并非小辈的诚惶诚恐,而是被师傅看到青出于蓝的欢欣雀跃。因为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表现手法。


【音乐】小林武史把关 不乏亲自上阵


  音乐在岩井俊二作品中的作用不可或缺。一方面是他本人就是以拍摄MTV出身的导演,另一方面其实在大学的日子里岩井俊二除了自学电影之外还自学着钢琴。在岩井的作品谱系中Remedios(堀川丽美)、小林武史和他自己都分别担任过作曲的工作。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的音乐由小林武史操刀

  其中Remedios主要出现在早期的那些小品式作品之中。她大量使用钢琴加合成器营造出空灵,纯净的曲风。而在《燕尾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这样的大制作来说,就需要曲风更加多元和专业的小林武史来把关音乐了。


  至于岩井俊二的音乐更多的是出现在更加个人化的"手工作坊"式电影中,比如《四月物语》《花与爱丽丝》《吸血鬼》等,在这些作品中不光是音乐,包括制片、编剧、剪辑甚至是连摄影的工作都是岩井来完成,为的就是作品最大程度的属于自己。所谓的"影像作家"就是要调动一切自己力所能及的手段在银幕上去写作。放眼全世界的名导,这样的全能全才和大包大揽也是世所罕见的。

后《花与爱丽丝》时代

全方位跨界的影像作家



2004年执导《花与爱丽丝》之后,岩井俊二
进入全方位跨界时期

  2004年《花与爱丽丝》上映之后,岩井俊二的出片速度明显变慢了。在那以后的12年间他的剧情长片作品也就是《吸血鬼》《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三部。


  事实上在2011年《吸血鬼》上映之前,他有七年的真空期。按照岩井自己的说法是,他在"孵蛋"。但在世人看来他可一刻也没闲着,一方面岩井俊二在进行新的尝试和跨界,另一方面他也是在提携新人和帮助朋友。


  《花与爱丽丝》之后岩井俊二的御用摄影师筱田升去世,他的小说存货也都拍完了(他之前很多作品都是小说先于电影的)在寻找新方向的过程中,很多以前的朋友也开始拍摄电影


  2006年他在熊泽尚人讲述大学生拍片和恋爱经历的《彩虹女神》中担任了编剧和制片,这部有着自传性质的作品让很多人以为是出自岩井本人之手。2008年他在自《世界奇妙物语》时代就认识的"纯爱女王"北川悦吏子导演的作品《前路漫漫》中担任了编剧、制片和剪辑的工作,这部作品同样处处充斥着岩井的气息。


  2010年,岩井曾经的作曲小林武史也拍摄了自己的大银幕作品《绷带》,他同样担任了编剧和制片的角色。在2014年长泽雅彦的《谜之转校生》中,岩井依然是作为编剧、制片和剪辑存在着。


  可以说"后《花与爱丽丝》时代"的岩井俊二开始了更多的尝试和跨界,并不把自己严格地定义为电影导演。除了这些帮助朋友拍摄的电影之外,他还为自己的偶像市川昆导演制作了《市川昆物语》用以致敬,在"3.11"地震时他也拍摄了《3.11后的朋友们》这样的纪录片表示在国难面前作为一个影人的责任,甚至担任了《AKB48纪录片》的制片人。



《彩虹女神》等岩井俊二制片的作品都带有浓浓的岩井气息

  近些年,他甚至开始动画片和电视节目的制作。2015年上映的剧场动画《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俨然是《花与爱丽丝》的动画变奏。是从2015年他开始制作一档名为《岩井俊二的电影研究室》的电视节目,帮助那些和年轻时候的自己一样执着于电影的学生们,在节目中,我们可以看到岩井那些大学时期稚嫩的作品,那细小的感动就是他永不会忘的初心。


  可以说在音乐厅里眼神激动的岩井俊二早就不是"电影人"一词所能概括的了。这位"影像作家"通过不断的跨界和创新把自己的美学扩展到更宽的边界。

岩井俊二专访实录

“我的电影更像是我的前妻”



岩井俊二新作《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海报

时光网:我们都知道你很擅长刻画青春成长之痛,但这次的《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讲述的是已婚人士的故事,相比于你之前的作品,更加接近成人世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转变?这是否意味着今后的作品会更加偏向成年人的故事?

岩井俊二:我不仅会拍年轻人的电影,也会拍成年人的电影,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制片人只喜欢挑我写的那些年轻人的故事,但我还是有很多关于成年人的故事的,成年人的电影我也会拍。


时光网:《情书》是中国观众最喜欢的一部岩井俊二的作品,在一些观众看来,这是你最浪漫、最有希望的一部影片,《情书》对你来说是否也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你对这部影片的创作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回忆?

岩井俊二:《情书》是我的第一部电影长片,当时我还很年轻,对于这部影片我有很多回忆。《情书》的拍摄地点是在北海道小樽市,那里的雪景非常漂亮,影片拍摄很辛苦,每天都要坚持拍摄很不容易,因为今天我拍的是冬季的戏,明天可能又要拍夏天的戏。但我很幸运,我们没有碰见任何……我们需要雪的时候,天就下雪了,这真是个奇迹,我很幸运。


时光网:美国影评人罗杰·伊伯特评价你2002年的电影《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说:这部电影就像一部充满密语的宗教文本,只有僧人才能解读。你是刻意要把剧本写成那样的吗?

岩井俊二:我能理解他,我想像展现宗教一样展现日本的流行文化,它就像某种邪教一样,我觉得我能理解他的评论,也许吧(笑)。


时光网:《花与爱丽丝》原本是一系列的短片,最后变成了一部电影长片,相比于你其他作品,这部电影会不会很难剪辑。

岩井俊二:我很清楚怎么去改编这个故事,所以对我来说并不困难,是我想出来要把它拍成长片的,这个企划是我发起的,对我来说没那么难。



岩井俊二的首部动画长片《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获得了不错的口碑

时光网:你的第一部动画电影《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口碑非常好,但这个故事完全可以拍成真人电影,为什么要选择用动画形式来表现这个故事?对你来说动画电影的魅力在哪里?

岩井俊二:首先,我一直很想拍动画电影,我以前是很想当漫画家的,那时我还很年轻,那是在大学的时候,我非常喜欢日本漫画和日本动画,我也很喜欢一位美国动画导演拉尔夫·巴克西,他是一位非常与众不同的动画创作者,我非常喜欢他的《美国流行乐》(American Pop》,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我一直很想拍一部动画电影,现在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对我来说这是一次非常有趣的体验,我还想再拍一部动画电影


时光网:你会继续执导动画电影吗?你觉得哪种类型的故事最适合用动画的形式来表现?

岩井俊二:我会拍与武士相关的历史题材故事,我们可以展现日式和服的精美材质与设计,我觉得我们还没有哪一部动画或者3D动画,真正展现出了和服的动态美感,所以我很想尝试一下。


时光网:你在中国有大量的粉丝,你的《燕尾蝶》也刚在上海电影节重映,你自己会经常看自己的电影吗?

岩井俊二:不怎么看,但有时会,比如参加这种电影节的时候,但我要专心做我的下一部作品,所以我一般都会避开我的电影


时光网:制作新片时,你是会和大家一起研究其他人的电影,还是让自己与外界完全隔绝,以求打造全新的作品?

岩井俊二:一般我什么都不看,当然我会为剧本做调查,看书之类的,但我不会去参考别人的电影,包括我自己的也不看


时光网:很多导演都会觉得自己的电影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在你的作品中你最喜欢的是哪一部?回顾你拍摄的所有作品,你最难忘的是哪一部?

岩井俊二:对我来说,我的电影更像是我的前妻(笑),我结婚后马上就要离婚,然后继续寻找下一个女人


时光网:并且忘掉旧爱?

岩井俊二:没错,必须忘掉,好悲伤啊(笑)



音乐会演出现场弹钢琴的岩井俊二

时光网:七月份你将会在北京举办一场音乐会,对于这次演出你最期待的是什么?中国的粉丝将在这次音乐会中看到什么?

岩井俊二:Hec&Pascal是我的乐队,我们会一起演奏我的电影原声,以及电影歌曲,观众可能会有看了一部没有图像的电影的感觉。


时光网:你觉得你的好友庵野秀明对你的作品有没有影响?你在和其他导演或艺术从业人员的交流中,是否会受到他们的影响?

岩井俊二:我对庵野秀明的作品很感兴趣,他非常与众不同,而且他就像我的哥哥一样,我觉得他对我的影响很大,我也对日本漫画家很感兴趣,每个日本漫画家都要创作他们自己的故事,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每周都要创作全新的故事,真的很不可思议,但他们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但反观我们日本电影界,这帮人看完漫画后觉得,哇这个故事不错,我们把它拍成电影吧,他们把故事拿来拍成电影,还把自己的名字贴上去,好像是他自己创作的东西一样,所以要我去尊重这些人真的很难(笑),但我真的很敬佩日本的漫画家,我很喜欢漫画,每周必看。


标签:  岩井俊二 专访 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
分享到: 
你的评论

发表内容请先登录注册